給付被扶養人生活費應考慮扶養人的扶養能力

  【案情】

  2009年11月,陳某駕駛機動車肇事,致1923年10月出生的王某甲死亡。王某甲生有一子王某乙,1957年9月生,系重智殘無業,與王某甲共同生活。因未能就賠償事宜達成協議,王某乙等原告訴至法院,要求陳某賠償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等。

  【分歧】

  審理中,對王某乙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計算年限有兩種不同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二十八條的文義解釋,王某乙未滿60周歲、無勞動能力又無其他生活來源,當然應計算20年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第二種意見認為,給付被扶養人生活費須扶養人生前有扶養能力,王某甲死亡前已86歲高齡,難謂尚有扶養能力,故只可參照關于死亡賠償金的規定,計算5年的被扶養人生活費。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認為給付被扶養人生活費須考慮扶養人的扶養能力。理由如下:

  首先,《解釋》確立被扶養人生活費和死亡賠償金的法理依據是繼承喪失理論。該理論認為,受害人的個人收入除用于個人消費外,剩余部分用于家庭共同消費或積累,受害人因遭受侵權而死亡,其家庭成員的可預期收入將因此而減少或喪失。其家庭成員的這種逸失利益按收入損失計算,被扶養人生活費和死亡賠償金被吸收計算在收入損失中。故被扶養人生活費源于受害人的個人收入,而后者通常又源于受害人的勞動收入。在王某甲已86歲高齡、原告未提供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難以認定王某甲生前尚有勞動收入。

  其次,對扶養年限的理解應結合《解釋》第二十八條整個條文。依該條第一款前半段,被扶養人生活費根據扶養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結合扶養人的身份性質,選擇相應的標準確定。換言之,被扶養人生活費要依據扶養人勞動能力喪失程度來確定,即勞動能力有喪失(致殘或致死),則確定相應的被扶養人生活費;勞動能力沒喪失,則不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而勞動能力喪失的前提是扶養人有勞動能力,那么,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的前提也應是扶養人(即受害人)有勞動能力。該款后半段是關于被扶養人生活費計算年限的規定,應承接前半段,并受前半段約束。

  再次,對《解釋》第二十八條的理解應聯系相關條文?!督忉尅返诙艞l規定的死亡賠償金的計算年限是受害人不超過60周歲的,計算20年;60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1歲減少1年;75周歲以上的,按5年計算。確定死亡賠償金時考慮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將賠償期限遞減的起點定為60周歲,并規定75周歲以上的按5年計算。那么,確定同樣源自受害人收入損失的被扶養人生活費時也須考慮人口平均預期壽命和受害人的可能扶養能力。

  最后,法律的理解不能脫離社會實際。扶養他人的前提通常是個人收入中除個人必需的消費外尚有剩余,否則連自己都無法養活的人更談不上去扶養別人,故在確定被扶養人生活費時須考慮扶養人有無扶養能力。

  本案中,王某甲死亡時已滿86周歲,在原告未舉證證明王某甲生前尚有扶養能力的情況下,只可參照死亡賠償金的計算年限,給付王某乙5年的被扶養人生活費。

【延伸閱讀】

第三者責任險

交通事故認定書

交通事故責任認定

交通事故精神賠償